全国咨询热线:020-38895056
首页 > 加入我们 > 科越风采科越风采
科越2016年行走藏区
发布时间:2018.04.19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我们做得很多,每天都筋疲力尽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我们又做得很少,真正的症因我们并不知晓

  从广州直飞3小时到达兰州,兰州坐高铁1小时到达西宁站,西宁机场飞机一小时到达玉树机场,一到玉树蓝天白云,据说是全国最美的机场,大家下飞机都在拍照,没有感觉特别的不适,也许还早呢,走入候机厅,机场的人都在准备下班,每天两班的飞机任务已经完成了!巴麦寺来接的人已经把准备好的哈达套在我们的脖子上,也有人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芫根发给大家,预防高原反应。

三辆车载着我们一行15人,一辆皮卡拉着我们的行李就上路了,据说这里离目的地还有260多公里,要开三四个小时呢,一路风景没的说,我的肚子也像拿来的饼干袋子一样,涨得满满的,公路两边的山川河流掠过,到处都是飘来飘去的风马,山上的石头上刻满了藏文,我并不明了其中的含义,公路两边的石头也刻满了染上了红色的藏文吧,反正不认识,海拔不断上升,直到尕拉尕山口,达到4493米,司机也很识趣,下来让我们拍照留念。

  接下来是长达4千米的下坡,路遇一个湖泊(据说是水库)绿色的湖水很是漂亮,平静无波,与山川融为一体。山上没有什么大树,据说海拔上了4000米就很难有乔木了,我在寻找那个“玉树”的树,三江源头(怎么也会是个令人惊叹的地方吧,结果同行的人一指,好似还没有牛群壮观!),高山草原,高山水网,突然豆大的雨点落下来,敲打着玻璃窗……草原不知是否是因为秋季,已见枯黄,成群的牦牛群啃噬着……。

待我们已经疲惫,广州的天气应该已经黑了的时候,到达了囊谦县城,路口尘土飞扬,一辆大型挖掘机正在轰隆隆施工,一众车辆被堵塞在那里不得动弹,车上熬了十几分钟,我们刚想下车走一下,竟然可以走了,又过了一会儿,巴麦寺已经尽在眼前了,车直接开进了寺院里,打破了许久的沉寂,也没来得及说什么,行李就被带上了楼,我们被安排去吃饭。

  夜晚宁静,快到月圆之夜,月亮的光明足以掩盖其他,前半夜都是月光,后半夜开始有星河,巴麦寺的獒犬都很大只,晚上能听到他们的吠声,还有同屋的两个人呼噜声,我是值班的,别问我为什么这么清楚,都是因为睡不着,怎么都不困,肚子也不舒服,数星星,背古文,念经都不管用了,自然的力量太强大了! 

今天上午有一个重大的活动:巴麦寺的烟供法会,今天是内陆的中元节,藏历不知是什么节,或许也是为了我们此次的义诊才举办的吧。

车到了山顶,法会的烟气已经燃起,喇嘛围坐在一起,经文瓮声而起,有节奏地进行,风马随着旋风和烟气飞向空中,更多的是落在我们脚下的土地上,旁边的那些走路来的,也都半路选择了摩托车上来,还是我有先见明啊,得意脸。旁边的五彩经幡那么大,还在不断地添加上去,很多人钻进去看究竟,我不敢,怕落下砸到,旁边的人说下面都固定着钢筋不会倒的。再看念经的喇嘛们,在烈日下也都采取了各种措施,有戴帽子的,有撑伞的,有的戴上了墨镜,小仁波切背对大家而坐,不停地喝着红牛吃着西瓜……,也给我们发了酸奶、大饼和西瓜,太阳下吃起来,口味不是最重要的,附近的村民也赶了来,开车的,骑摩托车的,一般观看一边听人讲解,近中午的时候法会即将结束,只有男人才能拿着一个石头去转三圈。

法会结束后有人提议去“天葬台”看看,有车坐我就跟去看看这种回归自然的方式。不错的水泥台上面空空然,旁边有斧头,锤子和刀等工具,据说天葬师要把尸体剁碎,这样秃鹫才好下口,每个人轮流平躺上去,一旁的人做着欲砍的动作,其余的人叫着Ta的名字,寓意所有病痛消解,人已重生。我全副武装躺上去,没有特别的感觉,只觉得太阳好大,天好蓝,云很白,瞬间起来,陆续人上去,天空中几只不知什么鸟呱呱地叫着,赶紧跑走……

 今天正式开诊,要把药房搬去佛学院的院子里,那里的帐篷已经搭起来了,我们就是按照排序上架、标记数量,给医生参考,医生那边貌似已经开始看诊了,因为已经有药单过来了,我很着急,配药也马上开展起来,其他人还在收拾,陈博士已内着汉服,外披白大褂,头戴侠女帽为藏民针灸了!第一天不算正式的开诊,涌来很多人,人数直上两百,我一个人已经忙不过来了,阿炳忙完上架工作也开始配药了,开始还有点兴奋,感觉自己也走在救死扶伤的战线上,直到胳膊越来越酸,体力活实在干不下去了,变成了机械手,不管你来什么,我就是看单抓药,也不再看时间了,因为由不得自己做主,前面的医生都没说什么呢,耐心地看病呢,现在只怨这里病人太多了。空档时间跟翻译小女孩聊了一会儿,她在内地上学,已经高中毕业,正在等录取通知书去上大学呢,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,没有人来问的时候,都在帮忙装药拿药,很勤快。很多藏民或者佛学院的僧人进来药房要东西,想让我们多给一些药,我们都拒绝了,不知道后面有多大的队伍呢,不敢给啊!

一天的劳动到晚风起才结束,心里就像这天空一样,看起来阴着,却也怎么都下不起雨来,说不出的悲凉,一句话也不想再说。

两位小伙伴今晚要回去了,他们都忙到了最后,不知道有何收获?

早上早早就来到了药房,很冷的感觉,可能因为少了一人,到帐篷门口晒晒太阳,翻译也换成了别的村的年轻人,进来的是表兄弟两人,据说也很久不见面了,都在外面上学,这次一来看病,二来参加亲戚的婚礼,也只能帮忙一天,我让他给我写了我的藏文名字,他直说不会,最后写出来了,还说可以更好看,今天最高兴的就是见到了自己名字的藏文写法,还挺好看的,文字真是奇妙的东西。

看着外面针灸医生的工作环境,感觉自己还是挺幸福的,不用日晒风吹,不用闻到难闻的气味,不用总是听到不懂的言语,心疼医生们几秒钟!

现场的控制很松懈,村民乌泱泱地赶来,上午还好,临近太阳落山,只见佛学院的大门陆续进来了几十号人,也有之前看过的,也有来看热闹的?后来发现都是来看病的,医生们已经应接不暇,陈博士已经连续扎针几个小时了,院子里,帐篷里,走廊过道挤满了人,一排排都露胳膊挽袖子,小腿都露在外面,等待针灸,针灸后如果需要开药,诊单才会流入药房,这里的人普遍都有痛症,不只是长期劳作还是怎样,肩膀膝盖都是痛的,男人大多黑黑的脸膛,肥硕的身材,肚子也很大,据医生们说,这里的常见病是膝盖痛,心脏病,肺结核等症;女人大都高原红,脸上雀斑很多,大小便多半不正常(5天一次大便也算正常了),我也观察来此地的人,很少见他们喝水(像我们常年水壶不离身的,不敢说正常),小孩子多半手拿饮料:冰绿茶,王老吉,红牛之类的饮料。我劝说跟着我的小翻译,不让他喝饮料,以后渴了只能喝水,还教他饮食的规律,这样才能长高(他已经要上高中了,但是在我看来应该也就是小学生的身高吧),他非常相信我的话,当即就把饮料丢了,不知道是否能够坚持。

今天中午值得说一下:来了以后第一次洗澡,据说是在“胡歌”的房间,房子里面是现代的装修,还有抽水马桶,我估计我回去后肯定会忘记冲厕所,因为好多天不需要这个动作啦!

 早上到了药房,发现昨夜竟然有獒犬进驻,底层的药丸被咬撒在地,好心痛啊,今晚一定要加强安防工作!!!

 #大王派我去巡山啊吃早餐的时候就接到领导指令,让我去美千寺送药,那里的药品不够了,我身体好了欣然接受任务,也想去看看出家的女人的生活状态,收拾了一下就坐上了一辆皮卡,司机看起来不太会汉语,不好!载着我和两大箱药加上田老师坐副驾驶就出发了,本想旅途中休养一下我的摇药的胳膊的,结果一点也没有,司机开得飞快,转山的公路上很多急转弯都不刹车慢行,我也是跪了,直让他慢点,他说着含混不清的话语,意思是开慢要一个小时才到,我们两个都说一个小时可以,他不听,开得更加快了,我开始还是穿着外套的,几轮惊吓过后,就把外衣脱了,已浑身冒汗了,两只手紧抓车上的把手不敢松懈,路上的啥都没顾上看啊,不到半小时就到了美千寺,乖乖啊! 

进去赶紧完成任务,来接的女尼都是稚嫩的小脸,看起来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,因为海拔高的关系,她们都要搀扶我上楼梯,我直说不用,她们也不管,直接将我拉进美千寺看诊的大堂,一进去好不热闹,这里的就诊扎针拿药都在一个大厅里,显得更加杂乱,我以为只有女尼在看病,并不是,也有附近的村民过来,男女老幼,满大殿都是,看到这种情况,我也没有马上走,清点了拿来的药,做好了药单,司机进来催我回去,我说过会儿再走,他就去出去了,忙完了就跟他们打了个招呼就准备下山。这时又找不到司机人了,碰见两个女学生,说是来转山的,看到这里义诊就过来帮忙,今天要回去了,知道我在找司机,就说帮我找,我就上了一个小土坡,拍了一下美千寺的景致,海拔高,植被更加稀疏,山上那些靠山而建的一个个小房子据说就是女尼们的居所,为家人帮助兴建,平时都是一个人住,自己挑水上来,自己种菜做饭,上课的时候统一过来上课。
  山上没有手机信号,手机现在变成了照相机!这里虽然也有太阳能发电装置,但不会通向每个房间,原始的环境原始的信仰,出家变成了一种传统,也并未与家断绝联系,只是不再回家,所谓的在山上修行,念经……为什么要念经?为什么是我?这些问题不知道有没有问过自己?如果是我,该怎么办?还是不想了吧,希望她们平安,修行顺利吧。

中午飞车回来吃饭,路上遇到了一只小狐狸,车速太快,我们只是快速对望了一眼。


     图片

今天是正式看诊的最后一天,我们要站好最后一班岗,不过这最后一天也不太好过,因为来的人又超多,我们改进了看诊方式,之前是来的人先问诊,再针灸,再开药,现在已经问完诊就可以拿药,再去针灸了,可苦了几位针灸医生了,一天连续扎十几个小时,不抬头,不去厕所啊。还是扎不完,领导让所有腿痛的站一排,肩膀痛的站一排,开始流水线作业,明显加快了进度,晚上八点多总算是看完了。药房的帐篷里没有电灯,看不见了,我们的药单就要等到明天早上过来配,而且明天据说是安排了去“尕尔寺”参观游玩,还要野餐,我们都兴奋极了,赶紧要在天黑之前把事情做完。

在快要结束的时候,寺院的堪布来看我们,又热闹了一番,无非是哈达拍照,我心里还想着药方,就也是敷衍了,语言不通,也没跟这位大人物寒暄,据说也是博士后呢,应该是佛法造诣高深吧。

 回到饭厅,已经很晚了,陈博士在准备明天野餐的菜,我盯着眼前的饭菜,只想坐着,不想吃了,晚上还是看到了漫天的星斗,还有一片银光,应该是银河吧,只有老天最公平,给所有的地方都是同样的星河,只是有些地方看不到。呼吸一口清冷的空气,高负荷的心脏也适应了这里,早上一般可以睡到四点半了,中间不再醒来,肠胃功能也恢复如常,可能吃的简单,他们也变得简单了。

今天起床也很早,因为要去传说中的尕尔寺,连巴麦寺的人都说那里很漂亮,我也很是期待,毕竟这些天只在方圆百米的范围内转悠,风景也都是昨天的。

坐上车,路上要开两个多小时呢,我们也是有说有笑的,路过高山草场、古老的晒盐池、原始森林、林间溪流,云冷杉,侧柏,香柏,农田在收割青稞,草场干旱干枯得厉害!心里祈求赶紧降下甘霖,让这片草场没那么快枯黄……,路上的月亮一直都在,天晴得很,云都如白棉花,没有一点深色,确实是个出游的好天气!到了尕尔寺山下,尕尔寺在山顶之间,车窗太多灰尘,也不能拍到全貌,不一会儿,顺着盘山道上升,就到了尕尔寺,懂的人都在说这是谁谁谁的道场,我也不懂,就也不记得。

到了尕尔寺,豁然开朗,世外桃源一样!山顶风光无限,而且除了我们,没有几个人在山上,很是惬意,接着,跟大队伍去见某某仁波切,第一次被摸顶,不知所措,被叫住了去接水,我伸出了手接,幸亏水不热,嘿嘿。

     

山上转了一圈,各种姿势拍一下,然后下山在湖边野餐,竟然看到彩虹,圆圆的,应该是日晕吧。我在真心求雨,伙伴们看着如此大的太阳笑我痴心!中午用餐是提前准备好的,腌萝卜,拌粉丝,豆腐皮,木耳,还有削好的黄瓜,主食是花卷,我们一群人拿着喜欢的食物在湖边就餐,湖水平静无波,鸭子不时过来探头探脑,我们给了花卷,他们抢食过后去游泳去了,湖里特别多的鱼,丢下一点儿食物就会引来鱼群泛滥,鱼很大,至少要有两斤左右吧,当着这么多吃素的人,我也没好意思提起钓鱼之事。

   吃罢午饭,我们在湖边唱歌,蒹葭,萍聚和那些古老而美丽的歌曲……,临近两点,我们要发车回寺庙了,上车之前还看到五只藏羚羊在山边悠闲地吃草,下午还有很多佛学院的小学生等着我们看诊呢!

来时的景致再过一遍,想着明天的离开,浓烟滚滚的公路也没那么令人讨厌了,只是要随时关上车窗。

回到佛学院药房,医生开始了给孩子们看病,我们开始配药,那些可爱的孩子不时串进蹿出,我们也不好拿他们怎么样,任他们去吧。这时,狂风大作,下起大雨,难道是我的诚信感动了哪一位?不得而知。

几十个孩子本来也没有什么大的问题,很快就看完了,接下来村民又涌了进来,我们变得不知所措了,心中更是纠结,最后这一批明显是前面几天来过的,好吧。

夜晚,结束了看诊,赶上团队中一位姐姐的生日,另一位姐姐还买了生日蛋糕,大家都在为她庆祝,难得这样的异乡,那么多初次见面的人分享了这么重要的日子,生日快乐,辛勤的小蜜蜂!晚上难免的场面又是有人来送别,因为第二天一早七点就要出发去赶飞机,我们也要早点休息了,最后这一夜的星光!

  早上天还没亮就起床了,我的行李本就简单,把箱子立起来拉上拉链就可以出发了。带去饭堂,大家已经开始用餐了,我几乎吃不下任何东西,索性不吃了。乘着晨光我们出发了,没有跟这个地方、这里的人好好地说再见,应该还会再见?

     山下秋水潺湲,明年可会望穿?


晚会全景图


合伙人上台祝酒


精彩舞蹈《功夫水袖》


别出心裁的《小人舞》


小品《芝麻开花》




舞蹈串烧《Bigger》


不可思议的《人体悬浮》



小品《碰瓷》


热血沸腾的歌曲《Price Tag》


面具街舞表演


为晚会最受欢迎员工节目颁奖

华进2015年度晚会在一片愉悦祥和的气氛中落下帷幕。带着对新一年的美好期盼,“风华正茂”的华进将继续“锐意进取”,努力再创佳绩!